翩儿学习钢琴的一波三折(上)

翩翩妈 原帖: (写于1/13/2003 10:29:52 pm)从小,就羡慕钢琴的优雅。翩翩妈 原帖: (写于1/13/2003 10:29:52 pm)

从小,就羡慕钢琴的优雅。但是,那个年代,左邻右舍哪有孩子学琴,所以从来没有奢望过学琴。姑姑从上海给我买回一个玩具钢琴,是我童年的最爱。我照着简谱,可以弹些简单的小曲子,已经快乐如仙了。后来,有个同学的哥哥,是剧院里拉小提琴的,偶然看过我的手,惋惜道:这么长的手指,没学钢琴可惜了。于是回家耿耿于怀地对妈妈说:你们耽误了一个钢琴大师呵!有了女儿,她的钢琴生涯却并没有顺理成章。

开始也淡淡地为女儿做过钢琴梦。但是,生性疏懒,听到朋友说起琴童及其家长的种种苦楚,吓得我早就不做此想了。所以,就这样把女儿“荒废”到了五岁半。

女儿是个书痴。三岁开始阅读,四岁可以拿着任何一本儿童读物朗朗成诵,五岁抱着沉甸甸的金圣叹批水浒看得入迷,至于《哈利·波特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悲惨世界》等等,也是她的至爱。对她最严重的惩罚就是:“罚你今天不许看书!”她就会泪如雨下地求我:“我改还不行吗?别这么残忍!”

所以,她从来不缠着我,有一本书就可以把她打发了。不管去哪里,她手里绝对少不了拎着书。这样的女儿,加上又五音不全,唱歌会把调儿跑到太平洋去。我想和音乐怕是绝了缘了,我自然也乐得轻松。再说,她还酷爱着舞蹈,一直做着当专业舞蹈演员的梦,已经够忙的了。尽管她也像很多孩子那样,向我要求过学钢琴,我都觉得是小儿一时呓语,没当回事儿过。

可是,五岁生日一过,她念叨钢琴的频率越来越高,去商店,在钢琴前流连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面对她的渴望,我仍不松口,心里想:绝不能上这个套儿,累死我呀!再说,我们母女之间已经是亲密无间的铁哥儿们,我可不能让魔鬼钢琴破坏了我们万古长青的革命友谊呵!

直到有一天,大学同学聚会,小东西也随我前往。席间自然大家要逗翩儿:“你妈妈好不好啊?”翩儿幽幽地说:“她哪儿都好,就一点不好—怎么也不许我学钢琴!我都求了她一年多了,她就是不答应!我太想学钢琴了!”

就像高玉宝的一声“我要读书”,小东西顿时招来了无数对她的同情和对我的谴责:你这个妈妈,也太狠心了!小心孩子长大了怨你!人家都是家长逼着孩子学琴,难得你闺女如此上进,你你你,到底是不是亲妈哪!
小东西洋洋得意地看着我坏笑。

转天,一位要好的同学就把音乐学院一位老师的电话号码交给了我,叮咛道:人家可不轻易收徒,手里都40多个学生了,我可是求了半天人家才应的。你别不当一回事儿。

当时正值盛夏,我正要奔西藏的阿里,一个月,我怎么办?于是,战战兢兢地拎着翩儿拜见老师,先是千恩万谢,然后小心翼翼地说:我要出差一个月,还是等我回来再学吧。

老师一问孩子的情况:五岁半了,再过两个月就要上小学了。老师斩钉截铁地说:干嘛提前上学?在幼儿园大班再呆一年,跟我好好学一年琴再说!这会儿正是暑假,孩子在家干什么?现在就来,还可以多练练!什么什么?你家还没买钢琴?抓紧抓紧!

我一时语塞,一直嘻笑的翩儿小脸一板:我要上学,也要学琴!一副鱼与熊掌坚决要兼得的贪心嘴脸。老师气哼哼地说:这么小,再上了学,还有什么时间?到底是年过半百的老师,大人不记小人过,在我的恳求下,还带我们冒着酷暑,去琴行买了琴回家。第二天,我就扔下孩子和琴,奔了阿里。临行前给老师打了电话,仍是恳求学琴一事“缓期执行”,家里没人能带她学琴,没办法。放下电话,心里打鼓:怎么倒像是人家求我似的,天!一个月后,我被高原的太阳晒得黝黑,从生死线上撤回城市。次日,就带着翩儿恭恭敬敬地到老师家开始了翩儿的第一堂钢琴课。

这一天,是2001年7月31日,翩儿五岁九个月。

我本来还痴心妄想地试图跟着翩儿一起学,心里还盘算着:等于花一个人的学费,学了两个人,合算!可是,三个月后,我就不成了!关键是实在没时间练琴。一个月后,翩儿又成为一年级小学生。她就这样,在适应钢琴的同时,又要适应小学生活。

我真的是个幸运妈妈,我的翩儿左右逢源,像条小鱼儿从容地优游其间。在小学,像一枚开心果,是老师和同学的宠儿,因此对学校热爱之至,每逢假期,居然会害学校相思病,非要我带着她去学校,“就看一眼!”而钢琴课,也饱受老师夸奖:学得快、练得认真。老师甚至说:我教了这么多年业余的学生,翩儿是学琴进度最快、练得最认真的一个。

下一篇:翩儿学习钢琴的一波三折(下)